彩苞凤梨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旋花 > 正文内容

愛情判官~不情願的婚禮1

来源:彩苞凤梨网   时间: 2018-05-14



前情提要
△就在瀾王府熱鬧的準備瀾慶與夏繽紛的婚禮時,多羅際雲與墨兒的生活依然平靜的過著。
△多羅際雲這天在自己的書房中寫字,這是他多年的習慣,就算在怎麼忙碌,他每天總要寫幾張書法,一來練字,一來讓自己心情平靜一下。
△突然,墨兒走了進來。
墨兒:王爺。
多羅際雲:什麼事?
墨兒:王爺,我想跟你借幾本書。
多羅際雲:借書?
△這倒神奇了,墨兒平常只愛練功,居然會向他借書,看著多羅際雲奇怪的表情,墨兒心裡緊張。
墨兒:你不會這麼小氣不借吧?
多羅際雲:當然不會,要借什麼書?
墨兒: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書,只知道其中的幾句,所以我想借些回去找找。
多羅際雲:妳說說看,我替妳想想是什麼書。
△多羅際雲不以為意繼續寫字。
墨兒:我想想…好像有一句是「死生契闊,與子成說。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」…
多羅際雲:這首詩叫擊鼓,出自詩經。
△墨兒找著書架上的書,拿下詩經,一翻,真的有。
墨兒:王爺,你好厲害啊,那「生當復來歸,死當長相思」呢?
多羅際雲:這首詩叫結髮為夫妻,蘇武。
△墨兒再找,果然有。
墨兒:那「相恨不如潮有信,相思始覺海非深」?
多羅際雲:白居易浪掏沙。
墨兒:花紅易衰似郎意,水流無限似儂愁?
多羅際雲:劉禹錫竹枝詞。
墨兒: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?
多羅際雲:李商隱錦瑟。
墨兒:玲瓏骰子安紅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
多羅際雲:溫庭筠新添聲楊柳枝。
墨兒:瘦影自憐秋水照,卿須憐我我憐卿?
多羅際雲:馮小青怨。
△墨兒實在佩服多羅際雲居然可以記住這麼多詩,只是她沒時間誇獎他了,找齊了自己要的書,墨兒就要離開書房。
△多羅際雲突然發現不對勁。
多羅際雲:等等,墨兒,妳剛剛唸的那些都是情詩,妳要那些書做什麼?
墨兒:當然是抄詩啊,我又不是你,可以記住這麼多詩詞歌賦,一肚子的學問。
多羅際癫痫病是什么引起的雲:妳抄詩做什麼?
墨兒:當然是送人啊。
△墨兒說的理所當然。
多羅際雲:送人?
墨兒:又不是要送你,你這麼緊張做什麼?
△墨兒說完,就離開書房,多羅際雲一臉懷疑。
多羅際雲:就因為不是送給我,我才擔心啊。
△多羅際雲實在想不出來墨兒要這些情詩做什麼,難道他的愛情公案出現了危機嗎?



△思索了許久,多羅際雲實在對墨兒不合理的行為無法解釋,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多羅際雲來到墨兒的房間,誰知,才一踏入,就看到滿地的紙團,多羅際雲撿起紙團,看看內容,是剛剛墨兒問的那些詩句,上頭還畫上美麗的畫,有美人月下相思,有美人舞劍,這畫工,實在精緻,只可惜,這字實在是…不予置評。
△墨兒仔細專心的又寫完一首詩,看了看手中的紙,又不滿意,又將紙揉成一團,往地上一丟。
墨兒:唉…怎麼都寫不好。
多羅際雲:的確是不太好。
墨兒:王爺!你怎麼來了?
多羅際雲:妳莫名其妙的說要抄寫情詩,我當然要來看看。
墨兒:我寫情詩很奇怪嗎?
△多羅際雲搖搖頭,這小丫頭是真的不懂他的心思,還是故意裝糊塗?看來他的前途真的是黯淡無光。
多羅際雲:為什麼突然要寫情詩?
墨兒:不是說要送人嗎?
多羅際雲:送人?送誰?
△墨兒聽多羅際雲這麼問,對他笑了笑。
墨兒:為什麼要告訴你?
多羅際雲:小鬼,說過很多次,可不可以尊重我一下。(多羅際雲敲了一下墨兒的額頭)
墨兒:喔!又打我!王爺了不起啊!每次都敲我的頭!是,王爺比護衛大,可是王爺也管不到護衛的私事吧。
多羅際雲:這畫是妳畫的?
△多羅際雲假裝沒有聽到墨兒的抱怨,扯開話題。
墨兒:對啊。
多羅際雲:想不到妳還會畫畫。(有點意外)
墨兒:有什麼用,早知道小時候就乖乖練字了。
多羅際雲:怪了,妳這麼會畫畫,字卻寫得歪歪斜斜。
墨兒:因為我小時候,我娘都不教我武功,我偷偷看著,偷偷畫著她的招數,久而久之就會畫了,根本沒想癫痫的症状過練字這件事。
△墨兒說著,突然,她靈光一閃。
墨兒:王爺,你的字很漂亮對不對?
多羅際雲:是還上得了檯面。
墨兒:那你幫我寫好不好?
多羅際雲:我幫妳寫?
△多羅際雲心想,「開什麼玩笑!我怎麼知道妳是要寫給哪個男人?我還幫妳寫情詩給情敵?」
墨兒:拜託啦,只有幾首詩而已,又沒有很多字,幫我寫啦。
多羅際雲:別想!
墨兒:你很小氣耶!不寫就不寫。
△墨兒賭氣坐在桌前,繼續一筆一畫的寫著詩,結果還是慘不忍睹,墨兒洩氣極了。
△在一旁的多羅際雲實在不忍心看到墨兒這麼垂頭喪氣的樣子,坐了下來,提起筆,龍飛鳳舞的替墨兒寫著詩句。
多羅際雲:拿去。
墨兒:不是說不幫我寫嗎?
多羅際雲:一隻麻雀如果不像平常一樣吵死人,她就不是隻小麻雀。
墨兒:又拐彎罵人。
△墨兒拿過多羅際雲手上的紙。
墨兒:現在只要畫上圖案就完美了,對了,王爺,我明天跟你請假一天。
多羅際雲:什麼事?
墨兒:明天是我娘的忌日,我想去掃墓。
△多羅際雲會意。
多羅際雲:那這些詩…
墨兒:我娘生前最喜歡這些詩,我想燒給她,不然我為什麼要這麼麻煩,怎麼了?不准假嗎?
多羅際雲:准。
△多羅際雲鬆了口氣,原來自己白吃這些飛醋了,望著專心畫著圖的墨兒,多羅際雲發出會心一笑。



△隔天,墨兒一大早就出門,多羅際雲不放心,待墨兒出門後,也偷偷跟隨在她身後,與墨兒來到北京城外。
△中途,墨兒偷偷繞到一處隱密地方,換上女裝,才到母親的墓前,換上女裝後的墨兒,俏麗可愛,多羅際雲微笑。
△空曠的郊外,一座土墳座立在不起眼的地方,墨兒放下祭品,跪在土墳面前,閉上雙眼,不知在想些什麼事。
△多羅際雲看著土墳的石碑,石碑上的字刻著「母段諱妃艷之墓,不肖女程話竹立」。
多羅際雲:段妃艷?這名字好熟悉,似乎在哪裡聽過。
墨兒:娘,墨兒來看您了,您一個人在這裡,一定很寂寞,請您原諒睡着了突然抽搐什么情况墨兒不能常常陪在您的身邊,墨兒真是沒有用,到現在還找不到姊姊和弟弟,娘,您在天之靈,一定要保祐墨兒找到姊姊。
△墨兒在母親的墓前哀悼了一段時間,才拿出昨晚抄寫的情詩,一張一張焚燒。
墨兒:娘,您生前最喜歡這些詩,墨兒真的很笨,字寫得很醜,但是不要緊,宸郡王幫我抄寫了,他是現今第一聰明人,滿肚子的學問,字也很漂亮,您應該會很喜歡。
△墨兒將情詩焚燒後,才收拾著東西,往城中走去。
△多羅際雲躲入隱密處,沒有讓墨兒發現他的行蹤,多羅際雲心事重重,他沒有料想到,總是笑嘻嘻的墨兒,原來在她心裡,隱藏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往,僅是今日拜祭母親的落寞,就已經讓多羅際雲心疼萬分了,不知她心中還有多少心事。



△墨兒換上男裝,如同沒事人一般的回到宸郡王府,才踏踏進宸郡王府,宸王府的門房就緊張的迎上前。
門房:墨兒,你可回來了。
△看看墨兒身後。
門房:王爺沒跟你在一塊兒嗎?
墨兒:沒有啊,什麼事?
門房:皇上讓人來請王爺很多次了,說是宮裡出大事了。
墨兒:出大事?出了什麼大事?
門房:不曉得,好像和菱姑娘有關。
墨兒:和菱姑娘有關?
門房:是啊,你快去找王爺吧,我們都找不到王爺,平常妳最常和他在一起,看看哪裡可以找到王爺。
墨兒:我知道了。
△正當墨兒要出門尋找時,卻見多羅際雲已回來了。
多羅際雲:不用找了,我已經回來了,我剛剛都聽到了,墨兒,妳可能又沒得休息了,我們現在立刻進宮。
墨兒:是。


△獲知消息後,多羅際雲與墨兒趕緊進宮,多羅際雲進殿面見康熙,墨兒等在外頭。
△墨兒在等待的同時,她忽然想起了菱兒。
墨兒:菱姊姊不在宮中,好無聊啊。
△在墨兒心中,她一直很崇拜菱兒,因為菱兒冰雪聰明,人又美麗,雖是個宮女,但是墨兒卻認為她比任何皇室的格格還要讓人喜歡,聽說她嫁給叡親王,應該是郎才女貌,只是菱姊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皇上這麼急著召多羅際雲進宮。
△終於,墨兒等癫痫病做手术好吗到多羅際雲出來。
墨兒:王爺,發生了什麼事?
多羅際雲:趕快回府整理些東西,馬上出發到關外。
墨兒:到關外?為什麼?
多羅際雲:菱姑娘在叡親王府出事了。
墨兒:出事?出了什麼事?
多羅際雲:詳情我也不是很清楚,妳知道為什麼皇上會把菱姑娘嫁到叡親王府嗎?
墨兒:知道啊,禮親王叛變,京城受到監視,就是為了傳訊給叡親王,所以才安排菱姊姊到關外傳訊。
多羅際雲:後來事情平靜後,皇上曾經想將這場婚事廢除,誰知處彥執意不肯,皇上只好作罷,妳也知道,皇上與菱姑娘就像親姊弟一樣,皇上難免關心她的情況,誰知前些日子皇上派人到關外問問菱姑娘的近況,回話的人卻說處彥不知為了什麼原因,逼著菱姑娘喝下打胎藥,現在菱姑娘整個人憔悴不已,不吃不喝,不哭不笑。
墨兒:怎麼會這樣!叡親王怎麼這麼狠心!
多羅際雲:妳也先別生氣,處彥的為人我很清楚,他不是這樣的人,皇上也是瞭解這一點,才要我們迅速到叡親王府,弄清楚事情的原因,回報讓皇上知道。
墨兒:那我們快走啊。
△墨兒一聽說菱兒這麼悽慘的狀況,整個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恨不得馬上到關外見菱兒。
墨兒:王爺,快點啦!
△顧不得任何的禮節,墨兒趕緊拉著多羅際雲回府,飛快的準備些東西,就連夜出城,往關外的叡親王府奔去。


5
十六年前
△相較於鄉下地方,京城的繁榮與富貴讓初來乍到的呂卿而目不暇給。
△然而,她沒有時間對京城的一切景象多留心,帶著六歲的大女兒言菱,呂卿而來到一處大宅第前,她打聽過了,新科進士程錦文就住在這裡。
△呂卿而徘徊在深宅大院前,不得其門而入,門房勢利的模樣讓呂卿而找不到人打聽,新科進士程錦文是不是真的就住在這裡。
程言菱:娘,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?
呂卿而:我們要來找爹,娘聽說爹就住在這哩,等找著了爹,我們就可以一家團圓,菱兒也不需要再餓肚子了。
△突然,華宅的大門被打開,呂卿而看



1 <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ojaqu.com  彩苞凤梨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